白月浸湖

你要不要見我枯萎又幸福

碳酸

GIGGLES抽DJ的草莓烟。滤嘴中间有玫瑰红色的一个点,打开烟盒的时候有一种草莓香精的味道混着淡淡的,她喜欢的烟草味冲出来。她对水果味道的用品有着莫名的偏爱,例如番石榴和荔枝。她喜欢荔枝的味道,在闻到的时候就像看到了汁水四溅的水果在桌上乱七八糟的黏腻场景,一觉醒来后就干渴又疼痛的喉咙和嘴唇。

  [如果要我比喻的话,]她慢悠悠地对我说,[我就是一瓶碳酸饮料,呃,不混酒精,甜度很高的那种。]

  她靠在吧台边,再一次点了一支烟,把从肩膀旁边滑落的黑色内衣带再一次固定回原位。她怔怔地往酒吧的门口望去,那里有穿来穿去的人群,她深吸一口烟,几乎是对着我的脸把烟喷了出来。

  [碳酸饮料。]她重复了一遍,[骨髓早就被酸物质给腐蚀掉了,现在拥有的只有毛细血管和肌肉,软绵绵的碳酸不断打着泡撑起我,代替我骨髓的位置,所以我的身体变得柔软,但总有一天,我的毛细血管会全部爆掉。]

  她用手指比了个对自己脑袋打枪的姿势,[砰!]她说,然后笑了起来。她又朝着门口望去,我也看过去,那门口的位置上坐了一个蓝头发的女孩,她并没有看向这边,只是不断地用手帕擦着手指,皱着眉头看着周围的烟雾缭绕。她一定是第一次来到这里,穿着牛仔裙,露出的部位都十分无关紧要(我猜那一定是她的上限了),为了不显得格格不入似乎刻意地涂了一点口红,那显得她苍白的皮肤更加苍白了。

  [我如果爆掉,一定会像荔枝一样,黏糊糊的,满地都是。我的头发会不会也爆掉?]GIGGLES似乎自言自语地接着十分钟前的话题发出一声感慨,她又点了一支烟,那个她很喜欢的烟盒已经快空了。她的视线一直向着那边看去。

  那蓝头发的女孩似乎要把那条白手帕拽烂了,并且被呛地咳嗽了好几下,她站起来,打算推开酒吧的门,我注意到她的眼睛也是蓝色的,但带了一点灰蒙蒙的感觉。GIGGLES也站了起来,她把手提包随意地收拾两下,捋了捋红头发。

  [为了不让我爆掉,似乎该找一个骨髓来给我会比较好。]她回头对我说道,[晚安,请务必祝我好运。]

  她推开了那扇几秒钟前才被蓝发女孩推开过的门。

——

啊。我真的好喜欢她们暴毙啊啊啊。本来想写个长点的,但打开了文档想写的太多了反而写不出来,其实脑子里跑火车已经绕地球三圈了

也祝各位高三考生们高考顺利啦!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