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月浸湖

你要不要見我枯萎又幸福

飞蛾

第三年她回来了,风尘仆仆还带着一脸的疲惫,我看见她靠在门口,身上穿着灰色的吊带衫,透明的内衣带从后背中间露出一点点,短裙只到大腿的一半,紧紧地勒住她腿末的肉,不合时宜地抹着在黑夜能泛出光来的苹果绿眼影。这时她从手提包里掏出女士香烟,荔枝味的烟雾在空气中散开。我再次注意到她上火的嘴唇上还涂了很厚重的口红,那嘴唇上面起了泡,从她进门开始她就一直在抓挠。她想给我也递一根,我摆手拒绝了。

她让我想起了扑棱灯火的飞蛾,有黑色的翅膀和繁复的花纹,有尖尖的头,细细的腿,她燃烧在黑夜里,燃烧在光明里,燃烧在任何刺目又伤人的东西里。这是第三年,我们已经三年没见。我幻想着她从不改变,仍然是做着童话梦,戴着黑框眼镜,看晦涩难懂的诗词的白色飞鸟,但此时在我面前的是飞蛾,是灰色的,被人厌弃的飞蛾。那又怎样呢?我笑了,我看见她也笑了起来,那根香烟燃到了手指边,她把它摔在地上,走过来。我的印象里有黯淡的星光,红色的滴血的玫瑰,挣扎着刺入胸膛的荆棘。我闻见浓烈的荔枝味。

最后我醒来身边空无一人,我头顶的日光灯不时发出噼啪的响声。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