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月浸湖

你要不要見我枯萎又幸福

[未授权](中翻)DO NO WRONG(1)

原文作者:Oversweetnightmare

原文链接:https://www.fanfiction.net/s/6146296/1/Do-No-Wrong

翻译:樊榕

cp:CARTMAN x KYLE

tips:

是给阿献译的生贺。只译了一部分,先发出来看看试试水

我英语基础不是很好,很多生词都是用google勉强翻译出来的,也只是尽力还原原作了,有语序不通不是你的错觉。在此先致歉。并且还有排版丑炸的问题也请见谅

我猜会被河蟹

以上√请↓

————

你是否迫切地渴望着某样当你想起时候便会吞噬你灵魂的东西?

你是否在你想起这样的往事时便夜不能寐辗转反侧?

你是否有愿意为之付出生命也想要得到之物?



  我的名字是Eric Cartman,你或许已经听说过我了,又或许没有。但真的无所谓。不,我是说,真正重要的是我为什么在这里,做着什么,和我的故事。我活着的意义,和死去的原因。我决不允许你告诉任何其他人我接下来要告诉你的故事,如果你真的这么做了,我一定让你见不着明早的太阳,我说到做到。如果它被众所周知,我所付出的一切要毁了。

  但我真的.....要把它说出来。

  所以给我坐下来,闭上嘴,竖起耳朵仔细听。

  我绝对不会再重复一遍了。

..

  是从何时开始的呢,或许很久之前,四年级的时候。一件小小的,愚蠢的体验向我揭示了我绝不曾在这之前明白的事情,在这之前我不曾思考过它。这其实并不算一次愚蠢的体验。这只是关于他,他告诉我的所有事情和他让我明白的所有——这就足够了。

  我终于意识到了。某一天,一辆机动汽车停在门前,机动汽车会让人们患上致死的肺炎。那车子用的燃料糟糕到可以让整个城市毁灭。但比这更重要的可是,Kyle broflovski的父亲有一辆该死的机动汽车。所以这可能就是为啥他看起来跟个肺痨一样蠢。Broflovskis一家去了圣弗朗西斯哥,于是在我生命的数年中,我最该死最讨厌的对手终于离我远远的了。我想我该为此开心。

  我没有。

  我也确切地知道。

  当Kyle准备离开的时候,我大笑着打算庆祝,他那个笨猪朋友Stan这样对我说道:“你知道的,Cartman。我这么说可能火上浇油,但是你马上就会发现Kyle不在这里的时候,你的生命就会变得空空如也啦。”

  我是吗?


  Butters从来都和Kyle不一样。Kyle从不在我侮辱他的时候生气,他从来都不在意着我邪恶的新点子,他从来都只把我当成一个朋友,我痛恨如此,因为他完全不在意,他知道我们是朋友,而最奇怪的是他也了解我把他当成朋友。他没有放任何心思在上面。Butters总是急于来咒骂我,轻蔑我的道德,当我喊他犹太猪的时候他也会愤怒。我对Kyle日思夜想。

  这也是一切罪恶和错误的开端,这是我自己创下的巨大错误,包括对所有我周围事物的错误。

  一天起了大雾,我终于打算去圣弗朗西斯哥把Kyle找回来,他对此一无所知,因为我根本没告诉他。Stan对此表示非常开心,你知道,他们是最好的朋友。整个镇子都在快快活活地庆祝Broflovskis回来了,我再一次看到了那只犹太猪,即使他完全不知道我到底对再次看到他有多么开心。一切都十分完美。

  困扰着我的种子一旦种下便生根发芽。九岁的时候,我还没有完全明白和感觉到它,而它一直存在着,沉默地吸收着养分。其表现便是我永远想去和他离得近一点,再近一点,能够再一次注视他的双眼,引起他看向我的视线,当他察觉到我与他靠的太近了,在他起疑心之前,我便大笑着退回原位,并且用恶毒的语言侮辱他来掩饰着,让他确信我讨厌他。

  下个礼拜我会在他的身边,成为他视线的中心。如果他需要我帮助他,我当然会,如果我想让他对我生气,我当然要做到。我想让他把一切注意放在我身上,只有我,只有我能做到。当我假意地污言秽语起来时,他一定只会注意到我。我如果想让他来舔我的下体的话,他也必须得这么做。我俩要是都得了HIV,那他可得不得不成为我的伙伴了。这一切都完美极了

  我仍然不明白,即便是这样。我从来没仔细思考过,我只是按照我的想法去做了,用尽了能让他待在我身边的手段,即便他会用力地打我的脸,对我大喊大叫,用粗鲁的语言咒骂我,我会停下吗?

  他定要成为我的中心。

..

  不得不提的是,这粒种子只是在青春期到来后才发芽,在那之后我才对他开始产生了不一样的需求和想法。显而易见的青春期。我们都已经十四岁了,这是一个标志,意味着我们都会更加成熟,聪明,而随时准备着并且被允许去做一些疯狂的事情。  

  Kyle是完美的。

  我想不起来我是何时开始这么认为的了,且我的整个身体都在告诉我,是的,你的确这么感觉到他是如此完美,我不想抗拒,即便我叫他丑陋的大鼻子犹太猪,我知道我整个大脑都承认着,他是完美的,这是最重要的。

  这个该死的,令我心神荡漾的犹太猪。他值得被驯服。他美丽的,犹如艺术家一样的红色卷发均匀地衬托着他白皙的脸,在他宝石般的绿眼睛上方摇摇晃晃,在他病态苍白的脖颈旁边栖居。他的身体纤细而孱弱,但却能突如其来地爆发出巨大的能量。我整整比他高了五英寸,可他有时候甚至能恰到好处地恐吓我。我喜欢这样。这个美丽的基佬。

  起初我们没有意识到他是个同性恋的事实,他几乎算是很好地隐藏好了。但从细枝末节还是能够观察到的,他拒绝了所有向他发出邀请的女孩子,天哪,他根本不知道他的屁股有多吸引人。他总是穿着紧身衣,用女孩子才用的娘里娘气的东西,在酒吧里看到帅哥就把脖子扭过去瞅着。

  Stan根本没发现的原因是他和Kyle是好朋友,他总是愿意站在他的一侧,而Kenny,他懒得去在意这些东西。

  那我呢?没有原因。

  我从内心深处明白,如果我告诉他我知道他是个基佬,他会歇斯底里地,如我所愿地发怒,这会让我开心。但是我没有这么做,我甚至会做出一些看起来错误的事情,比如“Kyle,看那个帅哥,肌肉真是健壮。”之类的话,而这么做或许会导致他被吸引了注意从此离开我。但我相信了我的直觉,我知道他不会。

..

  几个月过去了。我和Kyle的距离越来越近,尽管我仍然侮辱和试图惹怒他。我越来越不在乎Kenny、Butters和Stan在做什么,以便满足我想要靠近Kyle的欲望。我们有时候会单独待在一起。有时候一起打电脑游戏,这种时候我总是快乐的,这时候他只属于我,我们单独在一起,所以其实从某种意义上,我可以对他做任何我想做的事情,尽管我也没有什么特别想对他做的。

  十六岁的时候,他告诉我们他是个同性恋。

  Stan真诚地祝贺了他,并且告诉他他会永远支持他,而Kenny则是打算给他介绍点夜店老货。于是我耸耸肩,竭力隐藏了我内心的喜悦,问他能不能帮我一起做作业。

  我猜他一定会感到生气。他公布了一件如此重要的事情,但我却毫不在意。可他没有,相反的,他开心地拥抱了我一下。Kyle从来没有抱过我。他走之前对我说,他马上就去把自己的作业写完,我可以抄他的。他之前也没有这么痛快地答应过。

  后来,他对我承认,他认为他公布这件事之后我会像往常一样侮辱他,而他事实上对这件事情十分在意,如果我这么做了,他会非常难过。我对此感到十分惊讶。我告诉他,我老早就知道这件事情了,而我一点都不在意,因为我曾经居住的城市对同性恋都十分友好。

  我其实并不太清楚。但是他看起来很开心。

  那颗种子长成了幼嫩的树苗。

-TBC

后期有车(大概)

如果还继续译的话应该要外链了8

评论(1)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