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月浸湖

你要不要見我枯萎又幸福

灭 02[完结]

01:http://zonka.lofter.com/post/1ed203d6_123287e2

年龄私设.


  在我恢复意识的那一刻我发现自己的身体变得奇怪起来了,比如我正在注视着躺在一个棺材里的我。

  恐怕是体质原因。我这体质就很容易引发超自然事件和非同寻常的麻烦。我读过书,所以我也知道人在进入死亡状态之后生理机能逐渐丧失,就像一朵花枯萎一样,然后他就像完完全全消失了一样再也醒不过来了。

  而我现在正站在这里眼睁睁地看着人们正在盖上棺材盖,我被包围在一堆白色的花里,地上有一个大坑,看来一会我就要被推下去了,空气里有一股莫名其妙的味道,我顺着味道看过去,发现是被请来的神父背过去在吸烟。

  在很敷衍的人群和没有掉眼泪的我的父亲身边徘徊一圈之后,我回过头去寻找雷狮。

  他站在离那口大坑不远的地方,他眼神让我产生一种认为他想跳下去的感觉。

  我突然很想笑,因为他那副神情里不带悲痛不带不舍,完全无隐藏地表达了自己只是对那口坑非常感兴趣这一事实。

  此时这个孩子已经十三岁了,而他的身形却和之前没有什么变化,如果我走到他的面前,他也只刚刚好到了我的下巴部位,

  我不想听絮絮叨叨无休无止的祷告,也不想知道他们到底是怎么期盼着我安眠的。我环顾一下四周,周围的人都开始打着哈欠,我的父亲毕竟是我的父亲,他表现出自己完全能够忍住哈欠的决心,表情非常的严肃,但是我从他的眼睛里看出来他很困,而且对不得不应付一下这些来访的人们而感到不满。

  他们在我的墓碑上没有刻上我生母的名字。

  大概是找个方便的地方随手埋了就行这样的想法,他们就近把我埋进了雷狮母亲的墓旁边,所以我们两个的土堆隔得并不远,我走到她的墓前,仔细端详那块已经开始有了磨损的墓碑,已经开始被雨水冲刷而斑斑了,下面生长的杂草完全没有被打理过得痕迹。

  我不禁同情起她来,虽然我从来没有见过她,或者说她可能也算是我的加害者之一,但是这时候,站在一个已死者的角度上,同情另外一个已死者,这并不是我的宽宏大量,而是因为我对于她的遭遇而感到了同情。她过得大概也不算好,或许并没有比我好到哪里去,父亲是没有责任心的人,这点从他抛弃了我整整十五年的这件事就可以看出来,我甚至怀疑他也没有感情只是一个冰冷的命令执行者,他只想找到最能方便自己的方法活下去。

  待我回过神来的时候葬礼已经接近尾声了。我看见人群已经散开了,那个坑也已经被填起来了,雷狮站定了没动,下雨了,人群撑起花色各异的伞朝前走去,没有人注意到仍然留在原地的雷狮,父亲正在朝他们挥着手或者握着手,送他们上车。

  [难道不觉得他们对你很不尊重吗,卡米尔。]他低低的说道,[葬礼要撑黑伞是常识吧。]

  我吓得差点后退撞到自己的墓碑上,后知后觉地明白他是在对那个躺在墓里的我说话。

  他回头看着我的墓碑,我靠在上面看着他的紫眼睛,雨打湿了他的黑色头发和白外套,他的眼睛很平淡,我不知怎的突然想起那只被他放在玻璃瓶里的蝴蝶。

  他最后看了那墓碑一眼,就向他的父亲大步走去了。

 

 

我坐在他们的车顶上跟着他们一起回到了宅邸里,我从来没干过这种危险的事情,但我并不相信如果我翻下来会磕破额头或者被车轮子碾过去会血肉模糊。这很神奇,死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可惜我再也体会不了第二次了,活着的时候我小心翼翼,同龄的男孩都在悄悄地谈着恋爱或者在干着各种危险的事情挥霍着自己绝无仅有的青春,但我为了不添麻烦从来没提出过诸如此类的要求。

我再次走进我的房间里。这里阴沉沉的,桌面上摆了一张我的照片,木质的相框凸显的我的脸看上去呆板无生气。这应该是随便挑选的一张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拍下的照片,因为这上面的我看上去不会超过雷狮的年龄,我很久没有拍过照了。

这里拉上了窗帘。我生前使用过的东西都摆在这里,包括那盆绿色观赏类植物。它已经彻底地死了,由于缺少光照无法进行光合作用,以及过度缺水。雷狮送给我的蝴蝶这时候还在那个玻璃罐里被我的书压着,它沉在罐子下面,罐子和书上都落了一层灰,和那个植物摆在一起,我希望我能够把那本书挪开。我甚至在想,既然我有灵魂并且到处飘荡,那么这两个东西是否也有灵魂?他们是不是在看到我进来之后默不作声地躲在一个角落里悄悄观察我?

厚重的窗帘上也有灰,为什么我死去也不过几天,我的房间却看上去像是很久没有人住了一样?或许在很久之前我就已经死去了。

门开了。我看见雷狮走进来,旁若无人(好吧,的确没有人)地打量起这个房间。

[敲门,雷狮。我没让你进来你不要进。]我有些愤恨地朝着完全不可能听到我讲话的人这么说了一句。

他在我的房间里转起圈来。他的手扫过我的书架,我的桌子椅子,最后他从上面抽出来一本书,那本书我几乎没有看过,印象里只有一个书名,米兰达的《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他打开书放在许久没擦过的书桌上。

书的扉页上被我随手签了一句话,看到书名之后我在上面随手写下——

“灵魂是一个沉重的东西——可惜我早早地就失去了。”

字迹模糊一团。

他合上书继续在房间里转起来,他走到了他经常坐着的那张床前。那只蝴蝶和植物冷冷地和他对视。

我跳到窗台上蹲下,和他对视着,那个孩子的手放在腿上,表情像是在发呆,但是我却知道他脑子里绝对不止是发呆这么简单的事。

[一个人很累吗,卡米尔?]他对着那个窗台发问了,我从上面掉了下来。

[你说你能看到生命在流动,我也想看到的原因是我觉得既然你能看到那便是因为你有一个完全不同的灵魂,我的灵魂一定也是不同的,但它却没有发现什么不同,生命在它眼里只是一个毁灭目标。]

他对着空气说完这段话之后就再次陷入了缄默中。

[那只蝴蝶真可怜。]我对着他说道。

说完上面那通云里雾里的话之后他就站起来走出去了,甚至连门都没有帮我关上。

 

他还是经常来我的房间。尤其是能看到夕阳的日子,他会坐在那里像以前一样朝着那个瓶子和植物,但是他一句话也不说了。

我就站在那里看着他的表情渐渐没入黑暗中,夜晚到来了,他的紫眼睛在一片黑暗中间显得明亮致命,反着幽幽的光芒。他总是带着一种平淡的神情看着外面。

三年过去了,我完全没有要消失掉的预兆,我以为这种状态只会维持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圣母在上就会把我收去天堂或者打下地狱,不过看来这两种东西好像都不存在,因为到现在我都没有要离开的征兆。

雷狮现在变高了很多,但是他脸上的那种似乎是与生俱来的骄傲和阴沉完全没有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变得缺少,相反由于青春期的到来更加旺盛了。他开始变得容易烦躁和发怒。在父亲再一次在他面前提起家中财产的管理以及希望他能辅佐他进行工作这些事情的时候,他的眉头紧皱着,两只手握成了拳头。

父亲完全没有要收敛一下的征兆。他仍然在想着如何舒适地活着,沉迷完金钱之后他开始沉迷女人,在我第三次看见他带着一个不同的女人上了楼的时候我感觉到身后冷冷地视线,雷狮站在我身后,他的眼睛透过我死死盯着那个糜烂生活着的男人。

一个下午,我看见雷狮走出了宅邸,我跟着他一起走了出去,在换了各种各样的交通工具经过了许多辗转之后,我发现我来到了我曾经居住了十五年的地方。

我看着那个我以为我再也不会回来的房子,里面现在已经有了新的租户,从二楼传来大声的吵架声和责骂,还有一个孩子的哭喊,过了一会一切沉寂下去,房子里的灯灭了。

我没有上去看一看的欲望,雷狮看上去也没有。他朝着后面的一片墓地走去。那是我亲生母亲的墓地。他坐了下来。

我在他旁边坐下来,看着那个已经完全认不出来的墓碑和荆棘遍布的土堆。片刻他站起来,我仍然坐在那里,看着那个我应该叫出“妈妈”的女人的墓。

  那个下午似乎尤其的漫长。我在那里坐了很久,把我活着十六年的经历似乎完完全全地回想了一遍,甚至包括我曾经做过的梦,包括我生过的大病。在我站起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雷狮不见踪影。

  来的时候我已经记下了路程,所以回去的时候我也很轻易地就搭乘上了交通工具,我在车顶的风声里头一次想要大喊大叫。

  那个夜晚之后的几天我都没有看到雷狮,父亲还是一副阴沉的表情,他似乎也没有看到雷狮。他派了人去找,但是得到的只有[雷少爷似乎失踪了]这样的结论。

  一个黄昏,我看见雷狮出现在了窗口,我从床上突然弹起,看见了那个突然扎上了头巾的雷狮,他从窗户里爬进来坐在床上。

  [我要走了,]他说,[以后不会回来了,卡米尔。]

  我知道这番话不是对我说的。

  [我曾经说过羡慕你能看到生命的流动,现在,我应该是要去自己探索什么是生命,什么是灵魂,什么又是自由了——我们从这里逃出去吧,卡米尔。]

  有那么一刻,我以为他看见我了,可是他没有,说完之后,他就站了起来,把那只蝴蝶从瓶子里倒出来扔出窗外,把植物扔下去,盆摔碎了,外面骚动起来,已经有人察觉到动静朝这边过来看情况了,他再次爬上窗台,朝着室内看了一眼,朝着床伸出手来。

  我看了它一眼,站起来握住,低下头去用嘴唇碰了一下它。

  他从那扇窗户里跳了出去,我的眼睛里最后只有一个头巾的影子,一双紫色的眼睛,在那之后我便感觉到自己变得很轻很轻,我的灵魂也变得很轻很轻,我看见自己也慢慢地消失了。

 

 ————————————————————

 

也就是说,卡卡认为自己是处于一种相对不自由的状态,而雷狮和他都是被困在里面的,当他死去之后他也仍然被困在其中,而看到雷狮自由后他也相对地自由了之后解脱了,所以不算刀

 

 

  非常感谢我咕的点文,应该除了刚开始写文的时候,我已经很久没有写过这么爽的文了虽然这篇我还是语序不通剧情杂糅人称混乱写到最后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想表达什么就结尾了

  算提前给你一个新年礼物,认识也快有一年半了吧hhh,家里断网我又闲的没事干的时候我就翻翻我们两的聊天记录,然后眼睁睁看着我从元气少女变成了中二病晚期的老阿姨...咕咕倒是没怎么变还是很可爱。不管怎样我都是爱你的猹猹,吧唧一口。

知道为什么我扯了这么多吗是因为我想把这个文档扯到八千字看起来爽。


评论(5)

热度(23)

  1. 贫乳难道不好吗白月浸湖 转载了此文字
    真的爱死猹了呜呜呜呜呜吹爆猹猹!! 跪着接过这份新年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