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月浸湖

你要不要見我枯萎又幸福

他们在醒来的时候做梦。
沉寂,沉寂了很久之后,她把他的手掌放在自己的手里。她的手心里有涔涔的汗,这让他觉得自己握着的是一把在水里浸过的沙,带着咸味的风或者一个柔软的,温暖的身体。她握着那只手掌,把它从她的胸口一直移到她的脸颊上,她的脸像发烧一般的灼热,而他手掌的温度顺着皮肤传过来,她不禁打了个寒战。此时是凌晨三点,在一个崭新充满诱惑的城市里,夜里突发的思乡情绪会突然把人淹没,放在廉价旅馆柜台的钟表咔哒作响,座机在没有熄灭的床头灯发出微光的边缘慢慢闪烁着。她不希望做出的任何改变都改变了。

评论

热度(2)